北京精神:爱国 创新 包容 厚德

设为首页 | 网址导航 | 千龙热线:(010)84686999

庆安枪案监控视频司法鉴定未见作假


http://www.qianlong.com/2015-05-25 02:03:12来源:北京青年报
原标题:庆安枪案监控视频司法鉴定未见作假

  备受关注的“庆安火车站事件”又有最新进展——近日,检方调查组公布调查结果:在调查、核实大量客观证据的基础上,检察机关认定,民警李乐斌是依法执行公务,在处置此事件中使用枪支依规合法。这一结论,与此前警方公布的调查结果相一致。

  5月2日,黑龙江绥化市庆安火车站发生铁路警察开枪事件。根据公安部指示,铁路公安局迅速组成工作组赴庆安指导处置,哈尔滨铁路公安局根据公安部《公安机关人民警察佩带使用枪支规范》成立调查组,及时进行了客观全面的调查,形成了民警使用枪支依规合法的调查结论。

  5月14日,警方公布调查结果和监控视频后,舆情发生逆转,大多数民众认同调查结果、支持民警开枪,但依然有少数网民相信境外敌对势力“枪杀访民”的谣言,提出视频是否作假、认定民警开枪依规合法的依据何在、徐纯合堵门是否因为“截访”、20万元是否为“封口费”等质疑。对此,记者再赴黑龙江庆安进行实地采访。

  司法鉴定

  监控视频未发现剪辑处理痕迹

  5月14日,哈尔滨铁路警方通过媒体公布监控视频后,质疑视频作假的声音此起彼伏。质疑者的主要“证据”是,两组镜头中,民警臂章位置不一样,一个在左,一个在右;徐纯合抛摔孩子的画面经过“抽帧”的特别技术处理,比正常的画面走得快。于是,一些人就此推断,事件的真相存疑。

  哈尔滨铁路警方告诉记者,媒体公布的视频是由调查组提供的,画面是真实的。那么,为什么警察的臂章佩戴在左边,有的画面中却会出现在右边呢?

  绥化车务段技术科微机室技术监督员刘宇峰解释,这是出于“镜像”设置的原因。在庆安火车站监控视频记录机上,刘宇峰向记者演示“镜像”现象:在正常的监控画面上,点击右键,出现“镜像”选框,选中,储存,画面立即左右颠倒。

  为了进一步证实警方公布的视频没有改动过,刘宇峰选取了一段非监控视频画面,调整为“镜像”后,画面上的日期反了过来,而监控时的画面,不管是否选择“镜像”,日期都是正常的。

  当日庆安火车站5个正常工作的监控镜头,其中有一个设置为“镜像”模式。记者电话采访安装调试这批监控视频的技术人员得知,当时他们安装调试时,看到画面清晰就认为行了,没有注意到“镜像”这个细节。

  “看到网上一些人说警方公布的视频造假,我们很着急,不能让更多人误以为是真的。”现场目击者中有多名学生,其中一名学生向记者表示。他们说,虽然不知道怎么从技术层面去驳斥造假说,但媒体公布的视频与他们所见的现场情形一样、事实相符。另一名学生还表示要出来作证:“网上的那些人不知道现场情况,就瞎说,让人感到气愤!”

  目前,司法鉴定机关的司法鉴定结果已经得出。北京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员高磊介绍:送检的原始视频未发现剪辑处理痕迹,原始视频中的“镜像”(左右反转)视频,是摄像机的不当设置造成的;送检的媒体剪辑视频与原始视频中对应部分内容一致,检验未见抽帧和时序颠倒处理痕迹;送检的媒体剪辑视频中的放大画面内容来源于原始视频,且内容一致。

  专家

  这种情况下还不开枪就可能涉嫌渎职

  事件发生后,检察机关第一时间介入调查。负责调查此事件的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检察长孙成毅告诉记者:“5月2日下午2点41分,我们接到公安机关关于庆安火车站发生枪击事件的通知后,检察机关高度重视,迅速反应,立即派员在第一时间赶赴事发现场,迅速调查了解事件经过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哈尔滨铁路运输检察院2012年已从铁路企业分离出来,移交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,纳入国家司法管理体系实行属地管理。在这次枪击事件的调查中,属于独立的第三方。

  “在这起事件调查中,检察机关成立了专门工作组,坚持客观公正、实事求是的原则,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,独立开展全面调查、核实工作。”孙成毅介绍,“我们相继调取了事发现场监控录像,目击者证言,当事人陈述,警棍、枪支等物证照片、警官证、持枪证、枪支使用交接记录等书证,伤亡鉴定和枪支弹道鉴定等100余份相关证据材料,并进行了认真审查。”

  “在调查、核实大量客观证据的基础上,检察机关认定,民警李乐斌是依法执行公务,在处置此事件中使用枪支依规合法。”孙成毅说。

  对于这一结论,记者采访了多位看过视频的专家,专家均对这一结论予以认可。

 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表示,一个公民如何应对警察正当执法,这一问题应当引发更多思考。“警察的身份代表着国家法律,警察在正当执法中使用的暴力是合法的暴力,代表着国家法律的强制力。警察应当有起码的尊严,因为他不是代表他自己,而是代表法律的权威和尊严,公民对此应当服从和配合。在本事件中,死者不但不服从,反而抗拒执法甚至反过来对执法者使用暴力,涉嫌暴力袭警,是一个很坏的例子。警察为了保护公共安全果断开枪,是依规合法的正当履职行为。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开枪,就可能涉嫌渎职。”

  事件起因

  徐纯合为何突然堵门?

  徐纯合为什么要突然堵住安检门?这是冲突的起点和事件的导火索,也是许多人的疑惑之处。

  监控视频显示,当日11时49分,徐纯合进入候车室并走到座位上坐下。11时56分,徐纯合起身跟随母亲权玉顺走向洗手间,手推车就放在洗手间门口。徐纯合从卫生间出来后,将手推车推到候车室安检门处,站在一旁等待。两分钟后,徐纯合的大女儿从洗手间出来,来到安检门前,又将手推车推回洗手间门口,交给在门口等待的权玉顺。权玉顺推着手推车来到安检门,徐纯合从身后拉住母亲,用手推车堵住安检通道,不让其他旅客通行。随后,徐纯合将旅客们从安检通道赶出候车室门外,关上大门并阻止旅客进站。

  记者找到了最先与徐纯合近距离接触的火车站工作人员、安检员齐贵民。齐贵民说:“大约12点左右,我看见有人把一辆手推车堵在了安检门前面。搁车的时候没看着,等我发现了去问,堵门的这个男的骂我‘不关你事,×××滚犊子’。”

  “这个男子穿得挺脏,胡子应该好多天没刮了,酒味儿挺大,看样子喝了不少酒。我感觉他是胡搅蛮缠。”齐贵民回忆,此前他并没有注意到徐纯合一家五口,到现在也没搞清徐纯合为什么堵门不让旅客进来。当时,齐贵民和另一位安检员齐洪波拿徐纯合没办法,眼看有趟列车马上开始检票,就赶紧去报了警。

  徐纯合是不是喝了酒?记者调查得知,当日9时50分许,徐纯合带着母亲和三个孩子从广场进入候车厅,徐纯合直接到售票口排队买票。买到票后,一家五口前往站前的一家小饭店用餐。

  该饭店的老板娘向记者确认,徐纯合一家人当日上午来吃过饭,点了一份麻辣鳕鱼、一屉蒸饺,“他(徐纯合)喝了一杯白酒,有二两五,50度的,还喝了半瓶啤酒。最后是老太太结的账。”

  警方调查组出示的尸检报告显示:死者徐纯合血液中酒精含量为128mg/100ml。这一结果已超过80mg/100ml的醉酒标准。

  从监控视频看,徐纯合在车站买完票走出画面时,走路较为正常;当他返回再次进入监控画面时,走路明显有些蹒跚。

  徐纯合堵门之前有没有与其他人发生过冲突?记者仔细查看了当日的监控视频,也采访了事发当天的多位车站工作人员和旅客,均没有发现徐纯合在堵门前与任何人发生争执或受到外界刺激,现场交流也仅限于与家人之间,更没有看到任何人对他进行阻拦。

  村民

  徐纯合不是“访民”

  事件发生后,有网民称,徐纯合一家是多年上访户,当日出门是为了去上访,遭到政府工作人员截访。对这一问题,记者进行了多方核实。

  警方调查组向记者提供了徐纯合与权玉顺的两张车票复印件,票面显示为:庆安至金州的K930次列车,发车时间5月2日16时14分。

  “徐纯合的目的肯定不是去上访。”徐纯合的堂弟徐纯静向记者透露,“去上访也不可能去大连,因为黑龙江的事辽宁管不着。”

  据警方调查组介绍,权玉顺在做笔录时表示,“我们去金州徐纯合叔伯弟弟徐纯静家串门,主要是看徐纯静的母亲。”

  一位警方调查组成员表示,徐纯合挡住安检口是在12时左右,离发车时间还有4个多小时,不存在不让上车的问题。监控视频还显示:当天徐纯合一家多次进出候车室,来去自如,没有发现受到任何阻拦。“很顺利地买票,自由出入候车室,不知拦截之说从何而来?”

  徐纯合一家是不是上访户呢?徐纯合所在的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对此予以否认。她说:“他们家不是上访户,但是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经常领着三个孩子去外地讨要,被当地政府清理时,他们就称是上访的。”

  村会计邓利民也向记者表示,徐纯合一家确实不是上访户,而是乞讨者。从2011年开始,权玉顺就领着三个孩子到各地乞讨。

  邓利民告诉记者,徐纯合一家的年收入其实并不低:一家六口人都有低保,妻子是铁力市城镇户口,享受的低保更高,全家的低保收入一年接近20000元;他家的地转出去后,一年有6000元收入;此外,权玉顺还有高龄补贴和养老保险,加在一块有2000多元。“这样算下来,他们家一年的收入大约有两三万元,村里还给了大量救助,按理说,他们家维持基本生活不成问题。”

  那么,徐纯合为什么一直让母亲领着三个孩子乞讨?村里的干部和村民给出的原因几乎一致:徐纯合太懒,啥活儿也不干,而且好喝酒,没钱了就去找要饭的母亲拿。

  村干部

  20万元并非“封口费”

  有媒体报道称,有关方面与徐纯合的亲属达成和解,并发放了一笔数额为20万元的“封口费”。既然民警开枪依规合法,何来“封口费”一说?

  村支书王淑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村委会出面帮助徐纯合的亲属处理善后时,村委会看到徐纯合已经死亡,一个老母亲带着3个孩子,家里还有一个患病的媳妇,今后生活会很困难。“但是村里没有这个财力提供帮助,于是,我们就向铁路公安和铁路部门提出,能不能援助徐家一笔钱,就算是献爱心的捐助。”

  王淑华说,20万这个数字是村委会提出的,在场家属也没有提出异议。“钱给了老太太。当时是老太太的侄子、外孙和村会计邓利民一起到工商银行存的,目前存折在老太太的手里。老太太说了,保证把钱留给孩子用。”

  邓利民说,5月5日,他和徐纯合的堂哥及外甥去了工商银行,以权玉顺的名义新开了一张银行卡,将20万元现金存到了卡上。

  哈尔滨铁路局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证实了上述说法,表示确实拿出了20万元的救助款。

  “对于这笔钱,社会上有些人说成是‘封口费’,这是我们事前没想到的,本来是一个善举,结果却被网上炒成了这个样子。”王淑华对此表示遗憾。

  文/新华社记者 邹伟 徐硙

  供图/东方IC

责任编辑:李楠楠(QN0006)
我要说说打印推荐
相关新闻
48小时新闻热读排行

发表评论

笔名:
匿名发表